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主題: 【紅色記憶】“博昌橋”命名背后是一段博興才子投筆從戎的悲壯革命故事

  • 在線小管家
樓主回復
  • 閱讀:224952
  • 回復:1
  • 發表于:2020/7/27 10:44:07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博興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山東省濱州市博興縣南小清河(東西流向)與張北公路(南北走向,貫穿淄博市和濱州市)交會處有一座橋——博昌橋,很多人不知道它的來歷。

今年七一前夕,博興縣博昌街道黨工委、濱州學院黃河三角洲文化研究所、濱州市傳統文化促進會、詩詞學會聯合舉辦了“紅色基因代代傳——王博昌烈士紀念活動”。一位博興籍詩詞愛好者寫詩嘆曰:“年年路過博昌橋,不識博昌本英豪。建黨百年憶英烈,三躬英魂到碧霄!奔t色基因需要代代傳。

(王博昌烈士墓,張基地攝影)

王博昌(1906—1938),原名王漢儒,字杰三。1930年北平朝陽***,回到博興后任博興師范講習所所長,1931年6月加入中國***,是博興縣早期***員,是1930年代博興縣抗日愛國學生運動的組織者和領導者。1932年博興“八·四”***時任中共博興后備縣委書記。1934年11月,由于叛徒出賣,王博昌在濰縣被捕,被關押在***濟南第一監獄!捌咂呤伦儭焙,作為“政治犯”于1937年10月被***釋放。


(王博昌烈士)

1938年10月,王博昌帶領的博興人民抗日志愿軍改編為八路軍山東抗日縱隊第八支隊十三大隊六十八中隊,王博昌調任十三大隊政委。王博昌為博興縣黨組織的創立發展及博興縣抗日武裝的建立作出了卓越貢獻。

王博昌7歲進私塾,15歲考入濟南正誼中學讀書。他勤奮好學、生活儉樸、成績優良,尤其善長詩賦,深得同學們的贊譽和老師的賞識。1925年夏,他以優異成績考取“中國最優秀之法律學!北逼匠柎髮W。當時,中國北方正處在北洋軍閥段祺瑞的反動統治之下。作為國家政治中心的北平,在政治上受到國共合作及五四運動的深刻影響,各種進步思想、革命思潮在各大學校園里傳播。王博昌不僅系統地學習了法學、經濟等專業知識,還通過閱讀各種進步書刊、參與各種社會活動,在思想上受到新文化運動、新三民主義和馬列主義思想,對中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性質及其形成的根源有了一定的認識,并決心為改變這種現狀而奮斗。王博昌天資聰穎,外加勤奮好學,使得他既能寫一手好文章,又能嫻熟地利用詩詞歌賦抒發情懷。上學期間,他兼任《北京時報》編輯,經常發表文章以針砭時弊,喚醒民眾,同時也賺得稿費,維持學業。

1928年,北京師范大學英文系畢業的劉順元(與王博昌、北京大學法律學子王紹堂被稱為“博興三才子”)回到博興,建立起***博興縣黨部,領導了轟轟烈烈的農民運動。早就與劉順元相識的王博昌暑期回到博興,參加了博興的農民運動。王博昌與劉順元、王星九等組織數百名群眾在縣城文廟前召開抗稅大會,狠批貪官污吏橫征暴斂、恣意收取苛捐雜稅的丑惡行徑。然后,又率領憤怒的群眾直奔縣政府大堂,迫使縣政府取消了任意加征的農業稅,取得了抗稅斗爭的勝利。

1930年6月,王博昌***回到博興,博興的形勢已發生了很大變化。土豪劣紳勾結大土匪劉桂堂來到博興,封了農協會的大門,劉順元也被迫離開博興,但革命基礎力量沒有遭到破壞。王博昌回到博興后,博興的革命力量又得到加強。這時的王博昌已閱讀了大量馬列主義書籍,對以***為代表的***右派的反動政治主張表示失望和反對,向往蘇聯式的社會革命。1931年初,王博昌與馬千里結伴到青島找到劉順元,得知劉順元經周恩來批示已加入中國***后,當即表示愿意加入中國***。劉順元即派他二人先行回博興開展革命活動,自己在得到省委同意后也回博興。

1931年6月,在建黨10周年之際,在王博昌家中的小二樓上,王博昌和馬千里經劉順元介紹舉行了入黨宣誓,加入了中國***。7月中共博興特支成立,全縣已發展有12名黨員。當時,王博昌還是***縣黨部委員、博興師范講習所所長。此后,他以***縣黨部委員和講習所所長的公開身份作掩護開展革命活動,宣傳馬列主義,講習所成為開展革命活動的重要場所。

九一八事變后,全國人民的反日情緒極為高漲。為激發學生的抗日救國熱情,王博昌奮筆撰寫了《奎山晚照》:“云霞散彩,霧漫橫空,整好堅甲礪刀兵。收拾些殘枝敗葉,準備著抗秋風!”他還請音樂教師為這首詞譜曲,作為校歌讓學生們傳唱。他經常親自為學生講述抗日救國的主張,灌輸革命思想,號召學生們“沖歷史之桎梏,挽民族之危亡!”

經過王博昌等人的努力,學生的愛國熱情很快被激發起來。1931年10月,濟南中等學校聯合發出的《告全國父老書》和《告山東學生書》傳送到博興,師范講習所的學生們更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博興黨組織看到時機已經成熟,決定領導師范講習所的學生開展抗日救國運動。王博昌作為所長不便公開出面,就暗中支持學生開展革命活動。他在當眾批評因故請假超期的學生張恩成(***員)時故意說:“學生要按時到校,就是死了老人也得來上課!”這句話成為學生鬧學潮的導火索。學生們先向身為一所之長的王博昌“發難”,隨后便把怒火轉向***縣政府。全校40多名學生劃分成宣傳組、聯絡組、生活組,大張旗鼓地開出縣城,從小清河乘船順流而下,先后到達利城、店子、興福等地,聲討日軍侵***國領土殺害同胞的滔天罪行,揭露***政府卑躬屈膝、拱手把東北讓給日本帝國主義的賣國行徑,呼吁全國人民團結起來一致抗日收復東北失地。

***學生所到之處,受到群眾的熱烈歡迎和支持,革命怒潮席卷全縣。***縣政府怕惹出亂子,派人下鄉勸說學生回校。王博昌見時機到,便指示學生提出“一要武裝學生,實行軍訓;二不準開除學生;三要增加學生生活津貼”等條件?h長被迫答復了學生提出的條件,學生運動取得了勝利。當學生隊伍勝利返校時,王博昌激動得淚流滿面,對學生們說:“你們辛苦了!宣傳抗日教國人人有責,我堅決支持!我愿做搖旗吶喊的無名小卒,和同學們心連心,共患難!”

1932年3月,中共博興縣委成立,為便于在城區和教育界開展黨的工作,縣委決定成立博城黨支部,王博昌任支部書記。博城黨支部領導師范講習所、縣立第一小學和城關等處黨組織。王博昌經常聘請***人劉順元、張靜源等到師范講習所、縣立第一小學等學校講授革命理論,傳播馬列主義。這兩所學校成為博興縣宣傳馬列主義的重要陣地和培養革命干部的搖籃。從這兩所學校走出了李震、張竹天、郝子喬、韓楓、李干、劉作衡等一批德才兼備的軍事將領和領導干部。

王博昌還經常親自到縣立第一小學秘密開展革命活動。當時校長蔡秉虔,教師孫蓬南、馮毅之、周苛峰等都是***員。由于黨的組織處于地下狀態,他們只是單線聯系,互不發生關系。王博昌便向蔡秉虔暗示孫蓬南等人是***員。蔡秉虔也領會了王博昌的意思,盡量為孫蓬南等開展革命活動提供方便?h立第一小學***員開展的印發宣傳品和利用課堂宣講馬列主義理論等革命活動有聲有色。1932年3月,縣立第一小學黨員教師領導發起了反對***軍警暴行、爭取民主自由權利的罷課示威學生運動,得到縣立第二小學、縣立第三小學及師范講習所學生的全力支持。***示威的學生遍布博城和附近農村。他們在街頭巷尾和田間地頭向群眾揭露***政府對日本屈膝投降的賣國行徑,痛斥***當局對內實行***、鎮壓革命、橫征暴斂、殘酷剝削人民的反革命罪行。通過領導學生運動,王博昌積累了開展革命活動的經驗,增強了向***反動派作斗爭的信心。


(博興“八四”***高渡指揮部舊址,來源網絡)

由于博興黨組織領導的革命活動非常順利,成績顯著,引起了中共山東省委的關注。省委決定:首先由革命形勢較好的博必開始,在全省發起一系列的農民***。1932年8月4日,根據中共山東省委的指示,中共博興縣委組織領導了轟襲烈烈的農民***。***前,縣委決定,成立以王博昌為書記的后備縣委。后備縣委不參加***,如果***失敗,后備縣委接替縣委工作。王博昌雖然沒有直接參加***,但也為***做了一些準備工作。他號召黨員教師以多交黨費的形式籌集了部分***專用資金,與蔡秉虔商議,以為師范講習所和一小購置試驗儀器為名,向教育局借款1000多元,購置了***專用軍事用品。


(博興“八四”***遺址之一四區聯莊會,來源網絡)

1932年8月4日晚,博興農民***爆發。然而由于***是在執行王明“左”傾路線的省委指導下進行的,加之省委派來的領導人張鴻禮既不懂軍事又無遠見,致使轟轟烈烈的博興農民***被韓復榘派兵鎮壓失敗。***反動派在博興到處逮捕***人,李天佑等***人先后被捕,壯烈犧牲。博興縣籠罩在白色恐怖中。


(博興“八四”***參加者,來源網絡)

在極其危險的情況下,后備縣委在王博昌的領導下繼續秘密開展黨的地下工作。他們首先與省委巡視員王云生取得聯系,并商定了縣委與省委的通信聯絡辦法。9月,王博昌召集召開了后備縣委工作會議,決定著手整頓黨的組織,并進行了人員分工等。正當后備縣委著手秘密開展革命活動的時候,傾向***的***左派人士、互濟會員、***博興縣黨部執委竇堉任從濟南秘密傳來了***將通令逮捕王博昌、蔡秉虔、晉吉清等***人的消息。王博昌等聞訊后立即隱蔽起來。他先潛藏到伏鄭村岳父家偏院的地下室里,躲過了敵人的搜查后,又身穿破舊衣衫,頭戴破葦笠,手拿鐮刀,打扮成一個下地干活的農民走出村子,離開了博興。

王博昌先后到過北平、濟南等地尋找黨組織,1934年又到濰縣,在王紹堂的幫助下,一家三口(妻子和女兒)租了一間民房安頓下來。王博昌在濰縣火車站擺一茶水攤,以賣水為名,邊掙錢糊口,一邊尋找黨組織。其間,王博昌結識了從東北流亡到濰縣跟隨王紹堂在法院做聽差的相煒。他發現相煒是一個有文化、有正義感的好青年,就不斷向他講述革命道理,指導他看蔣光慈、郭沫若、魯迅等的文章和書籍,介紹博興黨組織領導的農民***等情況。相煒在自傳中這樣寫道:他當時教誨我最深刻的幾句話是:“人生就是斗爭,逃避斗爭是弱者的行為;應把組織當成家,把革命當作事業,直至死算完成自己的任務!碑斚酂槅柕礁锩巴镜膯栴}時,王博昌開導說:“不要悲觀前途,只要走就有路!痹谕醪┎慕逃陀绊懴,相煒很快從一個流亡者變成了一個具有革命理想的進步青年。

經過一段時間的打聽、尋找,王博昌結識了濰縣中心縣委書記喬天華。王博昌也只是根據對方的言行猜測對方是自己同志,但沒人引見,根據黨的紀律又不能貿然詢問,只好與他進一步接觸以作深入了解。他經常幫助喬天華為青島《晨報》的“春筍”專欄撰文,宣傳革命思想。后來,經孫蓬南介紹,兩人才明確了身份。就在王博昌找到黨組織,計劃重新開展革命活動的時候,他與喬天華于1934年11月因叛徒出賣被捕。

王博昌和喬天華被捕后,被押送到濟南,關押在***山東省第一監獄。在獄中,他受盡酷刑,毫不屈服。他和喬天華一起聯絡獄中黨員成立了臨時黨組織,推選喬天華為負責人,王博昌等為副職。他們針對獄中對政治犯規定的一不準看書報、二不準寫文章、三不準相互串聯的“三不”政策,領導開展了獄中斗爭。他們首先進行絕食斗爭,開始不吃飯,后來連水也不喝。***獄警看到這種情況非常驚慌,就在各個監房放風說:“你們派出的談判代表都吃飯了,別的牢房中也都吃飯……”王博昌當即識破了他們的陰謀,吃力地張著干裂的嘴大聲說道:“騙局!騙局!”接著,其他監房的獄友也趴在鐵窗上,齊聲高喊:“這是騙局!”最終,迫使敵人作出了讓步,絕食斗爭取得了勝利。因王博昌在絕食斗爭中識破了敵人的騙局,敵人對他懷恨在心,獄警又見他在犯人中有號召力,怕再生事端,就把王博昌和其他犯人隔離開,單獨關押了一段時間。

1936年下半年,王博昌作為政治犯被關押到反省院的第十二期甲班。在反省院,敵人要求他們每天寫一篇日記,7天寫一篇論文,借以觀察每個人的“反省”情況。王博昌充分利用自己的才學與敵人展開巧妙的斗爭,有時含沙射影地謾罵他們為中華民族的敗類,有時滿懷熱情地抒發自己的豪情,有時則和敵人做文字游戲,搞得敵人哭笑不得、無可奈何。他還利用自己所學的法律知識,在獄中和喬天華一起為那些被關押,但沒有暴露身份的***員和革命干部寫無罪開釋的《呈文》。喬天華在回憶獄中生活時說:“王博昌有人格、有道德,還是個才子。他寫呈文從來不起草,拿起紙來就寫,一個字也不差。有不少同志經過我們的幫助就被宣布無條件釋放了!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和平解決,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王博昌作為“政治犯”于1937年10月被釋放。1937年11月,魯東工委組織委員張文通來到博興,向王博昌、蔡恩溥等***員傳達中共北方局太原會議精神,責成王博昌等人著手恢復博興黨組織。隨后,籌建了中共博興縣整理委員會,博昌負責審查恢復“八四”***失敗后失去聯系黨員的組織關系。

1938年春,中共博興縣整理委員會組建“博興縣抗日人民志愿軍”,在王博昌、陳竹村的領導下,戰斗在博興地區。1938年5月,中共清河特委成立。6月,清河特委青年部長楊滌生在博興縣西鄭村召集召開博興黨的活動分子會議,決定恢復建立中共博興縣委,王博昌任書記。王博昌任書記后,加強了對抗日武裝的領導。他親自帶領部隊進駐博興縣城,派軍事部長相煒具體負責對劉寶地率領的一、三區抗日自衛團開展統戰工作,通過多種方式向劉寶地闡明***的政治主張,曉以民族大義,促使劉寶地率自衛團與志愿軍團結起來共同抗擊日軍,保衛全縣人民的利益。

1938年9月,***別動總隊第十三支隊司令周勝芳聯合高苑縣地方武裝朱仲山部,經常圍剿博興縣抗日人民志愿軍。為粉碎***頑固派陰謀,縣委書記王博昌、志愿軍大隊長陳竹村決定將部隊開往臨淄。

1938年10月,日本侵略軍占領了膠濟鐵路沿線各縣城,面對急劇惡化的形勢,中共清河特委根據上級指示,在葦子河村召開了一次重要會議。這次會議由清河特委書記霍士廉和三支隊司令員楊國夫主持,臨淄、壽光、廣饒、長桓、益都、博興等地的縣委書記,以及高苑、桓臺、長山等地的***員百余人參加了會議。會上傳達了省委書記郭洪濤關于《目前戰爭形勢及我們當前任務》的報告,研究部署了發展武裝、建立群眾抗日團體、開展敵后游擊戰爭等各項任務。王博昌帶領的博興人民抗日志愿軍在臨淄葦子河與八路軍第八支隊會合,后改編為八支隊十三大隊六十八中隊,王博昌調任十三大隊政委。六十八中隊與八支隊十一大隊隊長高文蘭率領的兩個中隊共計160余人,一起在臨淄縣西部地區開展對敵斗爭。


(2020年5月15日,博興縣政協主席耿雨河,縣委常委、宣傳部長張傳禮帶隊,“王博昌烈士紅色革命文化課題組”赴淄博市臨淄區調研)

同年11月,八支隊奉命調往魯南,王博昌率領大隊人馬向膠濟鐵路挺進。11月9日,王博昌帶一個連隊到達臨淄區鳳凰鎮六天務村時,看到村內沒有什么情況,便向南急速進發。不料,出村2公里就與從張店開來的大股日軍遭遇。王博昌帶領部隊奮勇沖殺,但終因寡不敵眾,被敵包圍。王博昌當即決定自己帶領5名戰士負責掩護,其他人員突圍轉移。在激戰中,王博昌壯烈犧牲,年僅32歲。


(2019年10月23日,博興縣博昌街道召開王博昌革命文化研究座談會)

1948年,人民解放戰爭進入奪取全國勝利的決定性階段。渤海軍區軍民全力以赴支援前線,為將前線急需物資快速運輸到位,渤海軍區官兵將博興縣南小清河與張北公路交會處的木橋進行了重修。因為博興在西漢時曾置博昌縣,而且該橋于1932年在王博昌等人的倡捐下加固重修過,陳竹村等人提議將此橋命名為“博昌橋”。后經山東省委批準,正式命名為“博昌橋”。


(圖片拍攝于博興縣烈士祠墻報,王新亭提供)

后昆未忘初心志,鋪就通途憶博昌。博昌橋,一座紅色的橋,代代傳頌的橋。


(作者單位:濱州學院黃河三角洲文化研究所)

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
今晚排列五开奖号码是